当前位置:首页 > 时政要闻 > 时政要闻
受贿行贿一起查,是宣言更是行动
文章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发布时间:2018-07-22       浏览次数:

党的十九大以来,随着全面从严治党向纵深发展,在保持惩治受贿行为高压态势的同时,打击行贿力度明显加大——

受贿行贿一起查,是宣言更是行动

近日,有两起严惩行贿人的案件备受关注——

中国裁判文书网日前公开的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的一则刑事裁定书显示,曾向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行贿的安徽大昌矿业集团有限公司及其监事会主席吉立昌犯单位行贿罪,吉立昌被判处执行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罚金75万元,大昌矿业集团有限公司被判处罚金4600万元。

无独有偶。另一起由湖北省荆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裁定的单位行贿案件的财产判项近日执行到位,涉案财产已全额上缴国库。据了解,作为本案被告的武汉市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因犯单位行贿罪,被判处罚金1500万元,追缴其违法所得5.42亿元,总计5.57亿元。

重拳“打虎”“拍蝇”的同时,坚持受贿行贿一起查,严惩行贿人,是高压惩治腐败,巩固压倒性态势、夺取压倒性胜利的必然要求。随着全面从严治党向纵深发展,在查处受贿的同时,对行贿行为同样坚决予以打击,已成为一种常态。

受贿行贿一同打击,才是对腐败的零容忍

行贿与受贿相伴而生,是一根藤上的两个“毒瓜”。然而,曾经一个时期,在打击腐败过程中,一定程度存在“处理受贿者较多、处理行贿者较少”的情况。

北京师范大学国际反腐败教育与研究中心秘书长彭新林认为,在一段时期内,司法实践中确实在一定程度上存在“重查受贿、轻办行贿”的现象。办案机关出于突破案件的需要,在查办贿赂犯罪案件的过程中,往往只重视对受贿线索的审查,只要行贿人主动配合、积极交代问题,一般会予以轻处。

其实,行贿人的糖衣炮弹“杀伤力”和“辐射面”都不容小觑。记者注意到,行贿人多头行贿现象比较普遍,查处一个行贿人往往能带出一串党员干部。今年2月,公安机关在调查安徽佑骏公司总经理刘某某涉嫌非法采矿罪过程中,发现其还涉嫌行贿犯罪的问题线索,遂将相关线索移送安徽省蚌埠市纪委监委。3月,蚌埠市禹会区纪委监委对被调查人刘某某以涉嫌行贿犯罪立案调查,刘某某交代了向当地33名公职人员行贿的事实。

对行贿行为查处力度不够,导致行贿犯罪成本较低而收益甚大,这在客观上助长了一些行贿人“找路子”“走偏门”,滋长了腐败问题,影响了反腐败成效。

“行贿犯罪与受贿犯罪属于共同犯罪,不能因为打击某一方而忽视了对另一方的处置。受贿行贿一同打击,才是对腐败的零容忍。”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说。

江苏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省监委主任蒋卓庆认为,“要加大对行贿行为的惩治力度,形成强大威慑力,真正让行贿者不敢行贿、不能行贿、不想行贿。”

严厉打击行贿行为,是夺取反腐败斗争压倒性胜利的必然要求

党的十九大报告强调反腐败“坚持无禁区、全覆盖、零容忍,坚持重遏制、强高压、长震慑”,明确提出“坚持受贿行贿一起查”。在十九届中央纪委二次全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再次强调要“坚持受贿行贿一起查”。

而在此之前,2015111日起正式实施的《刑法修正案(九)》加大了对行贿犯罪的处罚力度,严格了行贿犯罪从宽处罚的条件,明确行贿人在被追诉前主动交代行贿行为,只有在“犯罪较轻的,对侦破重大案件起关键作用的,或者有重大立功表现的”,才可以减轻或者免除处罚。

打击行贿力度的加大,同样有数据的支撑。今年全国两会上公布的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显示,过去五年,严肃查办行贿犯罪37277人,较前五年上升87%;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报告也显示,过去五年,依法惩治行贿犯罪,判处罪犯1.3万人。

党的十九大以来,全国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加大了对行贿行为的打击力度。以黑龙江省佳木斯市为例,今年1月至5月,该市纪委监委立案调查涉嫌职务犯罪93人,其中涉嫌受贿犯罪21人,涉嫌行贿犯罪43人,涉嫌单位行贿犯罪4人,涉嫌行贿受贿立案人数占职务犯罪总立案人数的73.1%

“提出坚持受贿行贿一起查,为我们更加科学有效地惩治腐败指明了方向,将有力地震慑行贿犯罪,有助于降低腐败问题发生的几率,推动惩治腐败工作深入开展。”彭新林说。

庄德水认为,要巩固压倒性态势、夺取压倒性胜利,就必须坚持受贿行贿一起查,这是有效控制腐败增量、遏制腐败滋生蔓延的关键一招。

监察体制改革,丰富了打击行贿犯罪的手段

今年全国两会通过并已经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规定:“对涉嫌行贿犯罪或者共同职务犯罪的涉案人员,监察机关可以依照前款规定采取留置措施”。

对涉嫌行贿犯罪的涉案人员采取留置措施,为调查涉嫌贪污贿赂案件提供了有力支持,有利于更好地收集、固定物证书证等证据,推动受贿行贿一起查。

去年7月,浙江省杭州市江干区纪委监委以涉嫌受贿犯罪对该区九堡街道牛田社区党委原书记周岳甫进行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在调查中,行贿人杭州市某电子技术有限公司股东沈明达拒不配合调查,并销毁涉案证据。江干区纪委监委对沈明达采取留置措施后,沈明达承认了向周岳甫行贿的事实。随后,周岳甫也如实交代了收受沈明达提供的干股和分红款的事实。

“如果不对沈明达采取留置措施,将严重影响纪检监察机关对周岳甫违纪违法犯罪事实的进一步调查。”江干区纪委监委第三纪检监察室主任李明说。

各级纪委监委在依法严惩行贿者的同时,对于其通过行贿获取的经济收入、职务晋升等不法利益坚决依规依纪依法予以没收、追缴和取消,让行贿人付出应有的代价。

广东省深圳市监委成立后办理了一起工程建设领域的职务犯罪案件,涉案党员干部收受的450万元贿赂款和行贿人违法所得3120万元款项被全部追缴。今年1月份,浙江省宁海县纪委监委查办了一起单位行贿案。某人力资源公司及该公司主管人员刘某为谋取不正当利益,向宁海县人社局相关公职人员行贿183万余元,该公司和刘某个人谋取的不正当利益共计450余万元被全部追缴。

“无论受贿还是行贿,都要依规依纪依法严肃惩处,让行贿者和贪腐者一样落入人人喊打的下场。”浙江省杭州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市监委主任陈擎苍认为,随着监察体制改革全面深化,纪委监委有效运用各项法定措施,坚持受贿行贿一起查,将持续推动反腐败斗争向纵深发展。(记者田国垒)

©中共滨州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滨州市监察委员会版权所有
中共滨州市纪委 市监委信息中心技术维护 鲁ICP备05004868号